鑫源盛科技:两岸携手 照亮全球

    时间:2011年1月20日 14:00
    嘉宾:台湾鑫源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骆美良
          台湾鑫源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技术总监 管新宁
    简介:随着全球气候环境恶化,发展低碳经济势在必行,新能源企业应运而生。我国一大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民营企业,用过硬的技术、优质的产品,让自己走在世界的前列。今天做客中国访谈的嘉宾,是台湾鑫源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骆美良和公司技术总监管新宁,他们将讲述“照亮全球”的故事。

文字实录 图片实录 返回访谈页

活动标题

  • 鑫源盛科技:两岸携手 照亮全球

活动描述

  • 时间:2011年1月20日 14:00 嘉宾:台湾鑫源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骆美良      台湾鑫源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技术总监 管新宁简介:随着全球气候环境恶化,发展低碳经济势在必行,新能源企业应运而生。我国一大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民营企业,用过硬的技术、优质的产品,让自己走在世界的前列。今天做客中国访谈的嘉宾,是台湾鑫源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骆美良和公司技术总监管新宁,他们将讲述“照亮全球”的故事。

文字内容:

  • 中国网: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访谈。全球气候变暖的态势难以逆转,人类物质文明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生存问题已经成为全人类的首要问题。所以,发展低碳经济势在必行。低碳经济实质是能源高效利用、清洁能源开发、追求绿色GDP等问题,核心是能源技术和减排技术创新、产业结构和制度创新以及人类生存发展观念的根本性转变。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新能源企业应运而生。做客今天节目的嘉宾是台湾鑫源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骆美良和公司技术总监管新宁,欢迎两位!

    2011-01-19 11:00:08

  • 管新宁:

    谢谢!

    2011-01-19 11:00:38

  • 中国网:

    首先想请骆女士简单介绍一下企业的情况。企业一直是从事LED行业吗?当时是什么原因进入到这个行业?

    2011-01-19 11:00:54

  • 骆美良:

    鑫源盛科技于2002年成立。刚开始的时候是从事超导、热超导,就是解决所有高科技产品的“热”问题。到2004年的时候,我们发现LED是世界的趋势。大家都知道LED最大的问题是散热,这是LED的关键问题,我们的技术总监管新宁博士就开始做这种产品的研发。作为一个科技公司,毕竟不是一个社会团体,必须要赚钱才能养活这么一大群人,所有的员工以及股东必须要获利,公司才能够有序经营。

    所以我们那个时候是考虑做两个部分,一个是在热超导领域继续研发,另一个就是做LED的散热研究,由管新宁管博士负责。到2005年,我们申请了全世界141个国家的发明专利,有3个发明专利都是由管博士研发出来的。所以,这个部分还是请管博士来谈一下。

    2011-01-19 11:01:13

  • 管新宁:

    其实LED不算是一个非常新的产业。上世纪60年代,也就是1960年到1970年期间其实就已经有LED的产品。LED的发展也经历了非常多的阶段。讲到显示型的LED,从红色的LED开始,一直发展到黄光、橙光、蓝光、绿光,历经大概40年。40年以前基本上都做显示性的,比如说汽车的尾灯,手机上面的一些显示,还有大的屏幕等。几十年来,LED不断在发展。

    在2005年左右,大家慢慢注意到全球能源枯竭问题,提出要节能减排。很快的,大家就希望LED能当做照明用,这成为一个大产业的基础。由于照明器具的功率越高,在LED行业里面热累计的相对难度就越大。所以,必须克服LED照明产业里这些关键性的技术问题,否则它的后续产业发展绝对是一个瓶颈。

    所以,我们就选择走这条路,要在整个全球布局当中抢占鳌头。先把这样一个平台搭建起来,不能每次都让美国、欧洲抢占先机。

    2011-01-19 11:07:11

  • 中国网:

    鑫源盛作为台湾的一家知名企业,当初为什么会考虑到大陆来发展?

    2011-01-19 11:07:24

  • 骆美良:

    大家都知道,大陆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在公司市场部和业务部进行评估以后,我们就考虑到大陆来发展。其实也不能说我们有多大的眼光,主要是在三四年前,很多大陆团体到台湾去参观我们公司,很多领导都希望我们能够到大陆来发展。在那个时候,全世界LED最终端的产品,最先进的散热技术,几乎都囊括在我们手中。很多大陆团体认为,未来LED最终端的产品部分具有极大的商机,我们也认同这个观点。在公司研发部、市场部和业务部一起讨论以后,大家都认为大陆是一个大市场。那时,扬州的有关领导到我们公司来参观,跟我也谈了很久。他很希望我们能够成为向全球、全世界输出LED产品的主要生产地。以前不管是大陆还是台湾,都是替外国厂商做代工。如果我们自己有这样的发明专利,以后全球很多地方就会帮我们代工,能将被动局面扭转为主动,能对全球100多个国家收权利金。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心动了。我觉得如果我们在大陆、在台湾能够向全世界发光,这也是作为一个中国人的骄傲。

    2011-01-19 11:08:56

  • 骆美良:

    于是,我们就开始积极在大陆布局,应薄熙来书记的邀请到重庆考察,也到武汉、天津、扬州等地,几乎大陆每个省我们都去过。因为从台湾直飞到广州白云机场的航天工业区非常近,所以我们考虑先从那里开始。我们将大陆划分成华东、华北、华南等五个区域,每一个地方我们都会设一个工厂。除了满足内需以外,更大的期待是向全世界发光。我记得盐城的领导去台湾考察,我们召开了一个记者会,有300多个台湾集团的老板、董事长都来参加这个会。我讲了一句话,是“两岸携手,照亮全球”。我希望在这个LED百年产业革命的时代,我们能够向全世界发光,这是作为一个中国人的骄傲。我们要扭转过去被动的局势,主动向全世界出击,做到两岸携手,照亮全球。

    2011-01-19 11:09:23

  • 中国网:

    能不能再跟我们进一步谈一谈,您认为这次两岸携手还有更深远的意义吗?

    2011-01-19 11:09:33

  • 骆美良:

    在几年前,有一个画面让我非常感动。其实也不只是感动,应该是内心情绪的澎湃感。我看到在北极一个小小的冰块上,一只北极熊蹲在上面,冰块很快就要融化了。看到画面的时候,我嚎啕大哭。人类社会高科技的发展,却让很多的动物,包括北极熊,逐渐失去了居住的地方。我就想,我们能为它们做什么事情?人的生命这样短暂,我们能够为人类社会,为地球做些什么事?虽然我们的能力很小,但是每个人都应该尽力去做。

    当时我们在公司里讨论,要不断发展LED。考虑先从高瓦数350瓦开始做,让大家看到,让全世界看到我们中国人能够将LED做到这样的程度,全世界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么高的功率。4年前,我们做350瓦时候已经可以抵过1千瓦的水银灯。那个时候很多人都惊讶,因为70%的节能减排,对地球的帮助是非常大的。

    我也把北极熊站在冰块上的画面放给全公司的人看,我问大家:“我们为地球做了哪些事情?”我们以前说“建地唯恐地痛”,我们踩在这块地上都害怕地会痛,何况我们今天发展科技的同时,对地球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2011-01-19 11:12:09

  • 骆美良:

    所以,我告诉所有的员工我们能做什么。那个时候我们就想,怎么样把LED这个产业推广出去?因为这个是最快最有成效的。如果我们把整个中国的灯都换成LED灯的话,每一年可以节省一个三峡大坝。

    2006年我们来大陆,提到LED灯没有人知道,大家都不了解。那时,我和管博士两个人几乎跑遍了中国大陆,到处推广,到处呼吁应该把灯换成LED的,就可以省电50%-60%。只要换上LED灯,一年可以省下一个大坝的发电。我们每年在大陆都会跑好几趟,这三四年我们也不断在跑。希望大家知道LED对整个人类社会,对于整个地球的帮助有多大。所以,管博士到各处演讲,给大家上课,包括各地的光电学会,路灯管理所,他在台湾也去各个地方给官员们上课。如果希望老百姓都能够了解LED,能够使用LED,就必须让官员先懂得什么叫LED。所以,我们到处给大家上课。在大陆,我们觉得也应该尽一点应尽的社会责任,一直坚持跑到现在。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大陆的LED产业正在蓬勃发展。这对于我们来讲,不但是对自己的企业尽责,也是对人类社会、对地球变暖尽了一份心力。

    2011-01-19 11:12:25

  • 管新宁:

    我想应该这样讲,有很多事情真是需要大陆和台湾做很好的交流,台湾有很多技术其实都有它独到的地方。我们看到,国家发布了很多有关LED的政策。从这些政策中,可以感觉到政府的信心和远景。我们非常希望LED的照明产业能够在这一两百年当中,创造出一个“中国之光”。我们知道在前几个产业当中,几乎都是欧美主导。在LED产业里面,我们可以看到政府的决心,必须要把这个做好,投入也很大。在各种鼓励措施方面,都在做很深的布局。在这个布局之下,我们呼应了这样一个需要。但是这个产业的制高点绝对要先拿下来,这个制高点在哪里?其实就是政府一直在鼓励的知识产权。

    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才有办法去谈如何把这个产业在中国先发展到一定程度,再去面向世界。一开始我们就是朝着这样一个方向在做,希望在这样一个布局之下,我们也可以带动整个中国的企业一起来发展。因为这个产业太大了,绝对不是一家公司能够独立发展的,必须结合整个中国的资源和力量。

    2011-01-19 11:12:38

  • 中国网:

    我们可以看出鑫源盛公司为LED的推广做了很多工作,也想请二位给我们介绍一下,作为高科技的企业,鑫源盛的管理模式和经营理念是什么?鑫源盛在进入大陆以后有没有想过把一些先进的模式和理念带给大陆的LED企业呢?

    2011-01-19 11:12:51

  • 骆美良:

    我觉得一个公司的经营,除了制度以外,更重要在于企业文化的营造。我跟员工开会的时候经常告诉他们,坚持该做的事是一种勇气,坚持不该做的事是更大的勇气。我一直希望我们公司全体员工,包括我自己,能做一个勇敢的人。我记得在五四运动时候,胡适先生说了一句话,他说,“好人背着手,恶人骑着走”。所以我一再提醒,公司的员工一定要做一个勇敢的人,就是坚持什么事是该做的,什么事不该做。我常常说冲突是最好的,因为你们一有冲突我就知道问题在哪里了,有问题了就能找出解决问题的方式。

    2011-01-19 11:18:44

  • 骆美良:

    说到企业文化方面,我在很多场合,例如在联合国儿童福利基金会、在南京大学做专题演讲,都一再提醒大家要做一个勇敢的人。社会要进步,企业要进步,这都需要有一群勇敢的人。我们要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每个人都要自主地、自动地去做自己该做的事,坚决不做不该做的事情。

    我们公司全体员工都是很自由的,因为我希望勇敢、正直、诚实、独立的特质在每个人身上都可以看得到。所以我们公司除了制度,就是用文化,让大家感受大家要做一个勇敢的人。

    2011-01-19 11:18:56

  • 中国网:

    我们看到,现在环境保护问题已经成为全球性的课题了,同时也是每个企业必须承担的一个责任。鑫源盛在环保方面是怎么考虑的?

    2011-01-19 11:19:05

  • 骆美良:

    这是我们公司非常重要的一个课题。公司所有的员工都用免洗碗筷。员工的中餐是由公司供应,他们每个人都有一副由公司提供的免洗碗筷。如果你没有带,自己想办法,我们不供应一次性的餐具。每逢初一、十五,公司全体都吃素,减少碳排放。我本人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这个说起来还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原本我们俩都是基督徒,我从幼儿园到研究生,都是在教会学校。十年前,我接触到佛教,受到很大的启发,管先生也是。我们俩都深信博大的爱,对世界、对人、对地球的爱。所以我们就皈依佛教了,我和管先生都是长期吃素。

    2011-01-19 11:22:25

  • 中国网:

    您一直都在坚持吗?

    2011-01-19 11:22:35

  • 骆美良:

    是的。但是出来应酬的时候,我们不会表现出来,只是尽量不吃肉,吃素。

    2011-01-19 11:22:44

  • 中国网:

    在饮食上也是尽量减少碳排放。

    2011-01-19 11:23:06

  • 骆美良:

    是的,我们希望无论是自己的员工,还是公司的客户都能知道这一点。客户到我们公司,我们都是请吃便当的,也会送他们一幅免洗碗筷,希望他们也能够和我们一样,出门在外都用免洗碗筷。

    2011-01-19 11:24:20

  • 管新宁:

    其实是从个人到团体,再到整个世界。从个人方面,刚才骆总已经描述得很清楚了,比如我们为什么会进入到这个产业?其实这个产业本身就环保,这个产业对于世界环保的贡献也是无限的。这样做,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贡献才能够彰显出来。

    2011-01-19 11:24:42

  • 中国网:

    我们刚才谈到了环保的问题。就像二位所说的,现在环保已经深入人心。从我们生活当中的一些小事开始做起,二位也为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很多的新能源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都会选择上市,我们企业未来几年有没有这样的规划?

    2011-01-19 11:24:56

  • 骆美良:

    我们预计在两年后上市,公司已经进入到内监内控的状况,我们对所有股东和员工的承诺是,最晚在2012年上市。

    2011-01-19 11:25:07

  • 管新宁:

    上市其实只是一个发展的起点。我们最重要的工作还是,这个企业真正要对社会,对世界有所贡献。这才是最重要的。

    2011-01-19 11:25:20

  • 中国网:

    对于公司的未来,二位是如何展望的?

    2011-01-19 11:25:56

  • 骆美良:

    我们俩已经商量好。因为公司不断扩充,未来可能需要上市。如果公司上市的话,那时候可能需要稳定一段时间。等到上市一年,整个公司稳定下来以后,我们就交班给年轻人。我们两个老人家就把所得都捐出来,办孤儿院和养老院。希望对社会尽一份力量,一直到我们生命结束。

    如果企业能够上市,上市一年后我们就转到做社会公益类的事情。我们也告诉所有的员工,他们必须尽快成长起来。我告诉他们必须要自己栽培自己,谁闯出头了,谁有这个能力,谁有栽培自己的能力,谁能让自己有很大的能力,就由谁来主管公司。不是由我们自己的孩子来接管,而是由公司里全体员工自己来推选,由他们自己来管理自己。我们俩就把自己所得捐出来,希望在我们生命最终的时候,能够对社会、对老人、对孤儿有些帮助。

    2011-01-19 11:26:09

  • 中国网:

    非常感谢两位。另外我们还有一些技术方面的问题也想请教二位,我们知道鑫源盛已经通过了CNS15233的认证,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是一个怎样的认证?

    2011-01-19 11:26:21

  • 管新宁:

    CNS15233是一个台湾标准。这个产业是一个新兴产业,所以在全世界来讲,这些标准就渐次产生。在全世界是最早发布标准的一个地区就是台湾,这是一个台湾的标准。在这个标准当中很清楚的描绘出SSL,就是半导体固态照明灯具的一个基本检验标准,这个标准在2008年就开始执行了。这个标准制定以后,台湾地区的企业才能有所依寻。在两年到三年当中,台湾已经陆陆续续在进行LED路灯的改造项目。也是因为有这样一个标准,所以两三年下来我们可以看到,有非常多的企业投入到这个产业里。我们鑫源盛在这两三年中间,到底做了什么?可以从我们的市场份额里面看得出来。在台湾市场我们的市场占有率大概是40%-50%。在产业里制定这样一个标准,就可以看出一些企业的技术潜力和市场竞争力。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从年初的公告到年终,LED的国家标准也已经开始正式实行。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从台湾到大陆都会遇到很多困难。接下来我们还可以再继续探讨。

    2011-01-19 11:26:32

  • 中国网:

    鑫源盛解决了高效率LED照明的一个世界性难题,同时开发出了大功率的LED照明灯具。从企业来说,研发阶段一共经历了多少年?在研发过程当中,还有没有给您留下特别印象深刻的事情?

    2011-01-19 11:26:42

  • 骆美良:

    我们从2002年开始就在研发散热热超导的LED。到2004年,我们着重针对LED的散热问题研发。这8年的时间几乎都是在研发,研发是一件烧钱的事情,完全没有收入。在最困难的时候,我的印象很深刻,我们把所有员工的薪水都发完了以后,我们俩口袋都空了。我们自己有一年的时间没有领薪水,又没有办法,就开着车到海边去,在沙滩上散步,一直不知道怎么办,不知道后面的路怎么走。但是我知道,很多事情是一定要坚持的,我们也谈好了,不管有多大的困难,我们都要坚持下去。我们走到天都黑了,两个人肚子都饿了,我问他有没有钱,他说他的口袋都是空的。后来我们到车上找到很多的零钱,凑了一下刚好100块,叫了一碗牛肉面,一人分一半,就这样熬过来。所以我常常看着他,当他面对困难,当他站在LED会议的台上给大家上课,跟很多的LED产业联盟做专题演讲的时候,我坐在底下看着。那么困难的环境,我们能一起携手走过来,我对他很感激,也很感动。我常常把这个故事告诉我的员工和股东,我说对他的这份恩情,要用这一世来还他,也很感谢他。在公司成功以后,我们也愿意一起再为社会做一些公益的事情。我们分一碗面吃,这件事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

    2011-01-19 11:26:53

  • 管新宁:

    刚才说的是感性的事情,现在要讲一点理性的。其实在这个产业的萌芽期,任何企业都会遭遇到非常多的困难。我们刚才谈到台湾的CNS15233标准和大陆的标准,其实是行业标准当中最低的准入门槛。在这种最低的准入门槛之下,很多企业并没有了解到这里面技术的重要性。所以我们可以泛谈一下,其实任何一个产业的发展,在最初,绝对都是非常痛苦、非常艰难的。因为你必须要非常深入且透彻地了解所有的技术。解决那些难题以后,新兴产业才会蓬勃发展。在这样的状况下,我们可以看到,其实不管在台湾还是在大陆,我们都看到过非常多的例子。这些例子都是比较负面的,失败的案例远远超过成功的案例。

    我们整个的技术能力,也许并没有随着我们的产业快速增长。国家政策是非常明确的,是非常有远见的,但是太多企业的脚步跟不上。当失败案例不断产生的时候,其实对于政府的信心是一大打击。从十城万盏,到五十城千万盏,其实国家的政策非常明确。但是回头一看,企业没有跟上来。

    2011-01-19 11:28:22

  • 管新宁:

    在这样的状况下,我们想做一些事情。在一些新的技术领域,除了把它跟国内的企业共享以外,我们开始制定一些企业的标准和行业的标准。通常国家标准是最低门槛,能够通过国家标准,不见得就可以把这个产品带到一个很高的水准。

    我们讲LED的照明产业,其实它不同于一般传统产业,而是属于比较高科技的产业。如果完全不把科技的因素放在这个产业里面,仅仅和普通消费产品一样,通一通电它就会亮。这个产业肯定会做得非常失败。

    所以,我们制定出了自己的企业标准,这个企业标准可能高出国家标准非常多。高出的原因就是,我们必须要生产具有高可靠度的产品。现在大家对于LED的感觉就是,好像装了没有一个月或者两个月就坏了。听你们说有5万小时或10万小时的寿命,那些都是吹牛。我们要把真正的技术质量摆在这个产业里面,当它的因子,真正把它做好,那才有办法把这个产业完全推动。这个难题必须解决。很希望在这样一个氛围之下,我们企业可以为社会尽一份心。

    2011-01-19 11:29:12

  • 中国网:

    我们知道,鑫源盛的产品在台湾的公共照明当中已经是大量使用。大概占了多少份额?在台湾应用情况怎么样?

    2011-01-19 11:29:22

  • 骆美良:

    现在台湾的公共照明,大概40%至50%都用的是鑫源盛的产品。当初在设计这个灯的时候,都是一些由做高科技产品的人负责的。他们对于这个灯没有什么概念,做传统路灯的人又不懂得LED,所以都是由做LED的人来设计。我们在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了,它是挂在10米高、12米高、30米高的高空中,在高空当中有很多的落层和胶质悬浮物,可能很多人对这个还是不大清楚。举个例子,你把一辆车停到路边不去动它,三个月连挡风玻璃上都有一层黏黏的东西,用清洁剂都洗不掉。那个就是空气当中飘浮的悬浮物。如果我们把LED灯挂在半空当中,胶质层都上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就会不断累积到灯壳上。一般灯都会用灯壳来散热,这样一来,胶质层就会阻断LED灯的散热途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设计的灯都是向下散热,超过100瓦的就用强制散热。什么是强制散热呢,就是在里面装风扇,就像我们电脑的散热一样,100瓦以下我们就用橡胶自然散热。

    2011-01-19 11:29:32

  • 骆美良: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区分?因为我们在做这个灯的时候,搜集了很多相关资料。日本有一位研究散热的权威专家,他有一个数据显示,如果利用自然空间来散热的话,只能在100瓦以下,100瓦以上不可能用自然散热,因为那个热是散不掉的。另一组数据显示,每10瓦需要用1公斤的金属来散热。10瓦要用1公斤,100瓦就是10公斤,200瓦就要用20公斤。我们原来做的是350瓦,现在做的是320瓦,但是芯片原来发光的比较低,现在提高了,所以现在320瓦就可以抵1千瓦的水银灯,甚至可以比原来350瓦的灯更亮。我们一个320瓦的灯,加上电源供应器以后,只有6.5公斤。这么轻的重量,是我们跟别人最大的区别。我们是首用电脑的散热方式强制散热,另外就是向下散热。

    2011-01-19 11:29:49

  • 骆美良:

    我还记得产品刚量产出来的时候,美国哈佛大学的三个博士来找我们,他们来台湾是特地来看我们的灯,他们很难想象有热是向下散的。大家都知道,热一般是往上散的,他们想怎么会往下散,他们说怎么会有这么令人吃惊的事情,你们能够想到这样一个点子,真是太令人惊叹了,他们当场就买了几个灯回美国测试。后来回复说他们觉得非常了不起,你们中国人在这个领域还是跑得比我们快。当初我们就是从一个高科技的设计出发,想到挂在这么高的地方,又不可能常常去清它的灰尘,不可能常常去清洁。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我们把所有的热都往下散。无论上面盖了多少灰尘,有多少胶质悬浮物都不会影响散热。所以你只要看到有强制散热,有向下散热,还有水冷式散热的,都是我们的产品。我们第三个发明产品就是液态冷却的方式,如果是在沙漠里有很大的风暴,我们就用液态冷却的方式。未来在整个大陆装上LED灯,无论如何封闭,都可以用液冷却散热。

    2011-01-19 11:30:00

  • 中国网:

    在LED领域,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2011-01-19 11:30:09

  • 骆美良:

    我们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2011-01-19 11:30:19

  • 管新宁:

    可以比较简单地看这个领域。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在LED的照明产业里,现在真正的关键技术瓶颈已经不在LED的封装,而是在LED照明灯具的散热系统。在这个系统上,我们必须做非常多的知识产权布局。简单地说,在整个散热系统里面,其实无外乎三种基本的散热原则。这三种散热方式:第一种就是自然散热,第二种是强制散热,第三种就是液态冷却散热,有这三大领域。

    鑫源盛科技其实在这三大领域当中都拥有发明专利。我们在2005年开始申请,已经拿下了PTC141的发明专利。在很多重点国家,我们也都陆续把发明专利拿下来了。当然也包括中国的专利,美国的专利,其实这都是最大的保护。在这个基础上,才有可能达到我们刚才所讲的目标,我们要怎么样立足中国,照亮世界。

    2011-01-19 11:30:28

  • 中国网:

    您能不能再给我们进一步介绍一下,鑫源盛产品在大陆的应用情况。

    2011-01-19 11:30:36

  • 骆美良:

    我们目前在广州花都先设立了一个分店。江苏、山东、湖北等省几十个城市都已经装上了我们的灯。装得最久的灯已经快4年了,光衰小于3帕。当初对我们持质疑态度的,也回来要我们的灯。因为他们买了其他的灯装上去以后,散热的问题解决不了。时间一久,散热的问题就会显现出来。台湾工业研究院有一位权威博士说了一句话,他说“时间对于很多的厂是残酷的,但对于鑫源盛是最有利的”。因为时间一久,就把产品的特性显现出来了。目前在中国大陆,我们在各地装的灯,不良损坏率只有0.67%。为什么会损坏?因为我们都知道,LED是很“娇生惯养”的,如果没有给它接地线,一打雷马上就都烧掉。所以我们告诉用户,一定要接地线。很多人觉得以前的灯都可以不必装地线,为什么LED的灯一定要接地线?他们不以为然。所以一打雷,整条线就都烧掉了。所以后来我们告诉用户,只要在三天内灯出了问题,我们马上去处理、去解决。将坏的灯拿出来,我们和下游厂商一起分析,都是经过被雷击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电源供应还不够稳定。现在LED的电源供应是刻制化的,到现在发展了很短的时间,常常有一些接触上的问题。但是,LED灯本身完全没有任何问题。我们装了最久的灯是2006年11月装的350瓦灯,到现在是零故障,光衰小于3帕,这是全世界最小的纪录。

    2011-01-19 11:30:47

  • 管新宁:

    刚才提到的这些,同样是一个观念问题。我们知道,传统的灯大部分是真空管式的灯,LED这个半导体的灯为什么叫半导体?是已经进入到芯片电子机器的领域了,不是传统的用一个钨丝在真空当中燃烧产生光。因为他们全部是属于固态的金属材料做的,供电器这些东西并没有非常精密的设备铸成核心,所以不能节能,必须被淘汰。当这个产品转换的时候,每一个从业者必须要一起转换,不能还是想我那块是石头,平常我都砸不坏,所以现在就拿一台电脑砸。电脑可以砸吗?现在已经到了半导体的领域,这是高科技的领域了,我们必须要用高科技的维护方式。比如说雷击,我们为什么要装避雷针,就是把雷导到地里面去,所有的高科技的灯具里面都挂着一条地线,不把这条地线接好,高压电过来的时候没有地方去,当然就会把灯给烧了。在观念上,不能再固步自封,不能再自以为是,必须要接受新的科技、新的想法和新的观念。

    2011-01-19 11:32:26

  • 中国网:

    LED这个行业里面的企业还有很多,鑫源盛的产品和其他企业的产品相比,除了您刚才所说的这些优势之外,和其他的产品相比还有什么其他的优势吗?

    2011-01-19 11:32:53

  • 骆美良:

    我们三个散热专利已经涵盖了你能想象到的所有东西。曾经有人质疑过这个散热方式,说LED的灯为什么要放风扇去散热?我们可以用很多不同的方式去散热。我只回答他一句话,我说你只要回答得出来,我就同意你的说法。我说电脑已经发展了30年了,手提电脑发展到现在,不管是台式机还是手提电脑,到现在还用风扇散热,如果把电脑里面的风扇拿掉,是不是电脑就死机了?这些电脑厂商那么大的优势,难道他们就没有研发吗?他们这几十年不断在研发能不能把电脑里面的风扇拿掉,但是到目前都是不可能的。电脑的热都需要用风扇来散热,何况是一个LED的灯,它是这么高的瓦数,你能不用风扇来散热吗?如果还有别的更好散热方式,那电脑、摄影机、空调、投影机的风扇早就该拿掉了。所以我们确定,以现在我们的知识来说,至少在未来5年内都不可能有新的替代品。所以我可以确定地说,LED部分高功率的散热还是要用强制散热的方式,在100瓦以下的,我们可以用自然散热和向下散热。现在也有很多厂商开始仿冒我们。像欧司朗的总裁,到台湾都会跟我们见面谈一谈LED的趋势,因为他们也要到大陆很多地方去考察。他说在很多地方已经看到鑫源盛山寨版的灯,有的甚至模仿得一模一样。这给我们很大的打击,说怎么可能也能模仿向下散热还有强制散热。但是时间一久,他就知道了,除了这三种散热方式,很难去解决LED灯的散热问题。

    2011-01-19 11:33:03

  • 中国网:

    刚才其实两位说过,你们去了大陆的很多省份,也进行了一些考察,据二位了解的情况,大陆相关产业的发展情况是怎么样的?大陆产品与台湾产品品质上来说有什么区别吗?

    2011-01-19 11:33:19

  • 骆美良:

    管先生到大陆很多省区都有过演讲,他跟很多人都交换过意见,我想他来回答更加清楚一点。

    2011-01-19 11:33:32

  • 管新宁:

    最近国务院在推LED的一些能源合同管理模式,也就是所说的EMC。在整个产业的评估下,企业自己能够评估过关,能够去做EMC项目的企业必须要有很大的勇气。我们是以节电的方式,在一定期限当中返还,比如说10年的时间,在10年节省下来的电费就是你的收益和投资,这样的状况下就会考虑,我的质量是不是能够顶10年?会不会因为我的灯损坏率太高,没有办法得到很好的收益回报?这样慢慢开始就会让企业开始思考,在这个产业里面是必须要讲质量的。不是说我只是做一个买卖,政府掏钱我就把灯卖给你,反正坏掉是政府的事。不能用这样一个态度来看待这个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政府还是企业,政府对企业做评估,企业也要自己对自己做评估。当你评估之后,觉得可以对应政府的政策,可以帮助政府完成它的宏观建设,这样就开始了良性的发展。我们希望朝着这个道路走,跟各国的政府合作,把这个工作做好。当这个工作做好的时候,就可以在失败中朝着成功的道路走下去。

    2011-01-19 11:33:44

  • 中国网:

    非常感谢二位嘉宾的到来,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下次再会!

    2011-01-19 11:33:56

图片内容:

视频地址:

    mms://wmv5.china.com.cn/VOD/olderDataft/olderDatasjmj/2011-01-18-taiwanxinyuan.wmv

图片大图:

  • 到2005年,我们申请了全世界141个国家的发明专利。

    中国网 杨佳

  • 如果我们能够在大陆、在台湾向全世界发光,这也是作为一个中国人的骄傲。

    中国网 杨佳

  • 要先把这样一个平台搭建起来,不能每次都让美国、欧洲抢占先机。

    中国网 杨佳

  • 我们要扭转过去被动的局势,主动向世界出击,做到两岸携手,照亮全球。

    中国网 杨佳

  • 虽然我们的能力很小,但是每个人都应该尽力去做。

    中国网 杨佳

  • 在观念上,必须要接受新的科技、新的想法和新的观念。

    中国网 杨佳

  • 我们要办孤儿院和养老院,希望对社会尽一份力量,一直到生命结束。

    中国网 杨佳

  • 中国网主持人与两位嘉宾交流

    中国网 杨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