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玲:美国存在八个“主义” 挑起贸易战实质是遏制中国发展

本期嘉宾

时间:2018年9月27日

嘉宾: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 陈文玲

中国网:“中国访谈 世界对话”,欢迎您的收看。9月24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关于中美经贸摩擦的事实与中方立场》白皮书,阐明中国对中美经贸摩擦的政策立场,以推动中美经贸问题合理解决。如何准确地理解白皮书要传达的意思和态度,《中国访谈》特邀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进行解读。

陈老师,欢迎您做客《中国访谈》演播室!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杨楠 摄)

陈文玲:观众朋友好,主持人好!

中国网:对于美国挑起的贸易战,可以说白皮书进行了全面系统的介绍,您认为,美国挑起贸易战的实质是什么呢?

陈文玲:我认为,美国挑起贸易战的实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它以贸易战作为经济战争的武器,想遏制中国的发展。中国在迅速地发展,习近平总书记也在十九大报告中描绘了我们未来的蓝图,包括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本世纪中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我们接触美国的智库,感觉到他们有个共识,在美国民主党、共和党之间形成罕见的共识——在别的问题上认识不一致,但对中国的遏制、对中国的“制裁”、对中国的打击方面,他们是高度一致的。

我在想,这样的民意是怎么形成的呢?我认为就是因为中国现在快速的发展,它不仅引起了心胸狭隘国家的羡慕嫉妒恨,也引起了发达国家的高度警觉、警惕。尤其是美国,它认为它应该永远是世界老大,永远在世界各个国家之上,能够任意地欺凌其他国家;认为中国的发展打破了原来一个超级大国凌驾于全球之上的格局。世界因为中国的崛起,它的政治、经济、文化——地缘政治、地缘经济的格局都发生了深刻的演化。

如果说21世纪最大的变量是什么?我认为,最大的变量就是,由于中国崛起,给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经济体带来希望,他们从中国的发展看到未来我们完全可以走一条不同的道路,不必模仿西方,我们可以学习西方,不必照搬西方,完全可以根据自己国家发展的阶段、发展的实际、我们国家的资源、我们国家的能力,来走一条完全不同于西方的快速发展的道路。所以,中国使南北关系发生了重大调整,新兴经济体、发展中国家这个板块整体崛起,就使原来世界那种格局被打破了。

美国认为自己是世界老大,它对于它这种绝对优势的失去是不甘心的,它对于未来中国有可能超越它是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提前下手,卡住你的喉咙,限制你的发展,把枪顶在你的脑门上,让你服服帖帖地服从它的制裁。我认为,这是它的实质。它发动的一系列贸易战,包括现在的贸易战,不仅制裁到了一般商品,最近又制裁到了军用品,直接对中国从俄罗斯进口飞机和武器进行制裁,我觉得这个霸凌主义已经到了极端的程度。所以,美国现在想遏制中国,给中国戴了很多“帽子”,包括你是“修正主义国家”、包括你是“军事侵略者”、包括你是“战争对手”、包括你是“国家资本主义”、包括你“侵犯知识产权”、包括你“盗窃技术”,所有恶名全都给你戴上了,脏水不断地向中国身上泼。

说明什么呢?我们看美国现在的行径,当然我不排除换了总统以后有可能改善,或者美国有朝一日幡然悔悟改变它的行径,但目前,特朗普的执政团队回心转意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当前它挑起的这个贸易战,以及现在它从资本市场、美元等各个方面打出的组合拳,说明美国存在8个“主义”。

第一,单边主义。它用国内的规则、国内的法律来制裁其他国家,包括制裁中国,制裁它的盟友,制裁印度、日本、韩国以及欧盟。它所依据的不是WTO规则,而是依据国内的美国规则——1974年的贸易法、1930年的关税法。这些东西早已经过时,即使不过时,也没有道理用国内的规则来制裁其他国家。这单边主义已经到了极致。

第二,利己主义。它现在一是采取关税措施,对中国的商品高额征税,500亿25%,2000亿10%,明年不服涨到25%,再不服再加2760亿,基本已经覆盖了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所有商品。而且特朗普讲,“我不能让中国从美国每年拿走5000亿”。怎么叫“拿走”5000亿呢?我们给美国实实在在的商品啊,美国是用印刷的美元来换我的实物商品,美国没有吃亏。我们的白皮书说得非常清楚,美国并没有吃亏。我们从6个方面说明美国没有吃亏,我认为白皮书那一部分写得非常好,非常详实。

所以,我认为,这种保护主义也是到了极致,以至到把“买美国货、雇美国人”作为特朗普行政令,这也是举世罕见的,是美国历届总统没有做过的,也是世界上各个国家所没有的。

各个国家是鼓励买国货,但也不会说只买自己国家的产品,关上国门只顾本国人。这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经济关系已经成为泛在,哪个国家都不可能关起门来独善其身。过去,在封建社会可能男耕女织,单门独户,现在不可能,一个国家不可能单独存在于这个地球上。所以,这种保护主义在特朗普政府也是做到了极致。他们认为,所有的东西都应该“美国至上”。去年他在世界论坛上发表的演讲是讲“美国利益第一”、“美国至上”。今年他的发言又是对去年的继承发展,而且明确地说,这里面还是要把美国的利益优先于所有国家的利益。现在美国在处理所有的国际事务时,美国优先、国家利己主义已经发展到了极致。

第三,保护主义。特朗普现在说了一句名言:“美国也是个发展中国家,也需要保护。”你需要保护,难道其他国家就不需要保护吗?你就可以任意去欺凌别的国家吗?还有,他要“制裁”的这些国家,这些国家的人民就不需要保护吗?你为什么要断绝和所有这些你认为不能打交道的国家的经济联系、经济利益,不让所有的国家跟它做买卖?这样你说是保护的美国利益,我认为,美国在这里面没有保护任何人,没有保护任何国家,即使说保护你也是有代价的。所以,美国特朗普(政府)是交易型的政府,把所有东西都当成筹码,这种保护主义实际就是他的一种筹码。

第四,民粹主义。特朗普和他鹰派的政治团队(搞的)是极端民粹主义,他在国内讲种族——“白人至上”;在美国,他的民粹主义还表现为“富人至上”。他放松市场管制不是为了穷人,放松金融监管,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是为了资本家的利益;放松传统能源市场准入,是为了能源资本家的利益;放松药品监管,是为了制药商的利益。他作为一个商人的代表,既得利益者,知道在维护资本所得、资产所有者的利益。表面上他为了底下的工人,是为了农民,但随着贸易战,你可以越来越清楚地看到,工人和农民与他无关。贸易战涉及到那么多的工厂,生产成本要增加,越来越多的工厂可能会因为不堪成本上升会转移。他手软了吗?没有。贸易战(加征关税)2000亿的时候,会有接近60%是消费品,消费品价格上涨直接影响到消费者的利益,他手软了吗?没有。表面上,他讲的是为了美国人民,实际上他所有的政策都是维护资本家的利益。所以,他就掀起了这种民粹主义,非常狂热的,好像捍卫国家,但实际上是他集团的利益,资本的力量以及资本家的力量。这一点在贸易战上可以看得比较清楚。

第五,修正主义。美国还是真正的修正主义,因为它正在对国际秩序、国际规则做大幅度修改,它不仅“退群”——大家都知道,挨个退,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TPP、巴黎气候协定等等,还在退,前段时间也扬言要退出WTO,谁对它有妨碍退谁。它也不顾国际规则,包括国际权威机构、国际法院,他这次演讲中说是官僚机构。凡是对不符合它利益的都是抨击,都是反对,都是要修正这些条款。最近他准备联合欧盟和日本推行他的贸易主张,我想背后就是想形成对国际规则的最大修正,形成以美国为首的新的国际贸易体系,用这样的手段,用排他的办法把中国挤压出世界体系。

我认为,这种修正主义是个大幅度的修正,他的目标在于修正所有对美国不利的国际秩序、国际规则、国际条款、国际上形成的共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美国是真正的修正主义国家,而且它的修正是全面的修正。所以,这顶帽子戴在美国头上正合适。

中国不是修正主义国家,中国没有修正国际规则,没有修正国际秩序。中国是国际规则的建设者,是国际秩序的维护者,是国际规则的参与者。中国改革开放就是在不断地加入国际体系,不断地适应国际规则,不断地推动国际秩序向着更加公平、公正、包容、可持续的方向发展。中国在做各种尝试。中国是建设者,是维护者。当然,未来我们有可能成为引领者,因为美国是在向后退,美国是在修正,而它修正的目的不是为了人类,不是为了世界,是为了一己私利。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接受《中国访谈》节目专访。(杨楠 摄)

第六,孤立主义。他(特朗普)自我感觉良好,世界唯我独尊,唯我独大,而且特朗普也在Twitter里说,“让美国再次伟大”。

美国没有必要把中国当成竞争对手,也没有必要把俄罗斯当成竞争对手,也没有必要把伊朗等很多国家当成制裁的对象,让一个国家没法活。它这样四处出击,四处树敌,这是种孤立主义的做法。他连过去的美国总统所具有的在政治上主流的意识都没有。美国有众多盟友,历届美国总统都是要输出它的价值观的,保护它的盟友,形成它的盟友体系。但特朗普连这个概念都没有,纯粹是在世界上进行利益的排列组合,什么东西对他有利益,什么东西能获得利益,他就采用什么样的排列组合。

我认为,他是通过一系列办法把自己孤立起来了,高高在上,包括他在演讲上、Twitter上,一系列问题的处理上,都是用的孤立主义办法。

第七,霸凌主义。他用美国的军事霸权、经济霸权、美元霸权,全面地恢复了冷战时期的冷战思维,而且他的团队用的所有人都有鹰派思想、冷战思维,是这样的一个群体形成的非常怪异的组合力量。这样的力量只能往前走,只能按照一个错误的方向越走越远而不肯回头。这种霸凌主义,白皮书上讲得非常清楚,美国的霸凌主义,无视别的国家的利益,包括它用非关税壁垒来阻止别国产品进入,对其他国家进行贸易制裁,加征高额关税,这是一系列在贸易上的霸凌主义。

不仅是经济上霸凌,这种霸凌主义在美国无处不在,在经济上是这样,军事上也是如此,它不允许印度进口伊朗的石油,不允许印度进口美国的飞机和武器,现在又延伸到不允许中国进口俄罗斯的武器。到11月5日,他禁止全世界的国家和伊朗做生意,谁做生意制裁谁。我们的白皮书说了,它是用长臂管辖,也是用国内规则来制裁其他国家,比如制裁中兴通讯,它就是用长臂管辖。长臂管辖到第三国就是霸凌主义。

我认为,它现在给世界带来了非常非常危险的信号,霸权、强权,冷战时期的思维,民粹主义,对世界经济格局带来非常大的冲击。我认为,他激活了全球的民粹主义,也激活了那些过去没有市场的法西斯主义,我看到美国有法西斯主义的复活。

第八,归纳起来,我认为,美国在迈向帝国主义,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是垂死的资本主义。美国所有这些事情,都走到了帝国主义最高阶段,他是在用疯狂的、歇斯底里的、非理性的各种办法来挑起战争,包括经济战,还有未来不可预测的其他方面的冲突。

所以,贸易战是经贸问题,从长远看也是两个方向、两条道路、两种价值观的斗争。中国和美国,长周期看,中国是一定会往前走的,历史长周期中时间是在中国这边的,美国这种做法会使得它在历史长周期中必然有很大的转折点。特朗普政府的非理性、歇斯底里、帝国式的侵略、制裁、战争都会导致(美国)由盛转衰,加速这个进程。

(本期人员——责编/文字:韩琳;主持:段冰;摄像:董超/王一辰;导播:刘凯;后期:张文泉;摄影:杨楠;主编:郑海滨)


< 阅读全文 >
< 收起 >
陈文玲:美国存在八个“主义” 挑起贸易战实质是遏制中国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