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代表王锐:“90后”强军标兵的精武之路
 
    时间:2017年10月18日
   嘉宾:十九大代表、陆军第74集团军某旅突击车车长 王锐
   
十九大代表、陆军第74集团军某旅突击车车长王锐   摄影 常智博


    中国网:中国访谈·世界对话,欢迎您的收看!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于2017年10月18日在北京召开。陆军第74集团军某旅突击车车长王锐就是其中一名党代表。作为一名基层连队士兵,王锐把强军报国作为人生追求,忠诚投身强军实践,书写了“四有”新一代革命军人的风采荣光。本期节目,我们特别邀请到王锐,和他聊一聊强军标兵的精武之路。

【解说】他叫王锐,是陆军第74集团军某旅两栖装甲突击车车长。2009年,王锐入伍来到部队,他凭着从军报国的拼劲,成了全团唯一一个当年参加培训、当年就能驾车下海的列兵。第二年成为集团军唯一拿到驾驶一级的上等兵。当兵第六年,通过驾驶专业特级考核,成为集团军年龄最小、兵龄最短的特级驾驶员。此后,陆续通过通信专业特技考核、射击专业一级考核,成为全军最年轻的"双特"两栖装甲尖兵,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被评为“全军优秀共产党员”,所带809战车车组两次荣立集体二等功,中宣部授予他"时代楷模"荣誉称号。2017年6月,王锐光荣当选为党的十九大代表。王锐用无所畏惧、攻坚克难的言行,诠释了一名战士在强军路上精武报国的忠诚和担当。

中国网:王锐你好!感谢你接受中国网的采访,请你跟我们的网友打声招呼。

王锐:主持人好!大家好!

中国网:首先祝贺你当选为党的十九大代表。

王锐:谢谢主持人。

中国网:作为一名来自军队,来自基层的党代表,请你跟我们的网友介绍一下部队党代表的选举过程。

王锐:我们部队的党代表选举也是一级一级的,一开始我是团里面党代表,被选举参加师里面的党代表,然后一直上来直到陆军。到了陆军以后,选十九大代表的时候当时又是我被提名了,报到中央军委,审批以后就被确定为党的十九大代表。

中国网:我想能够从万万千千的党员中成为一名党代表,一定是有着突出的能力和贡献的人。我们也了解到了,您仅用了八年时间就已经成为了全军最年轻的“双特”两栖装甲兵。而有的人可能用了七八年时间才考取一个“特级”。那我想知道,拿到这个“特级”究竟有多难?

王锐:怎么说呢,因为我们从入伍到开始学的就是一个专业,很多人从一而终,从他入伍开始到最后退伍,他都是一个专业。我想把这一个专业练到很精还是比较容易的,只要你用心,只要你刻苦,利用几年的时间去练这一个。但是我现在三个专业都想练,都在练,所以说这是第一个,是在不断的转换这个角色,利用一段时间练这个,一段时间练那个,所以我感觉这个相对来讲比较难的。因为讲术业有专攻嘛。

第二个,单纯的从专业方面来讲,我们的突击车就跟以前的坦克是一样的,分为三大专业,射击、驾驶、通信,俗称是我们的三大专业。说说我考到的两个“特级”吧,先说驾驶,这个驾驶考的时候分为理论、实际操作、教学。教学对我们这种老士官来讲难度不是很大。主要是理论这块,要从几千道题里面电脑答卷,当场亮分,如果你没有达到优秀的水平就被Pass(淘汰)掉,进入不了下一关。如果你达到优秀水平了,好,进入下一关。下一关实际操作,如果你还是不及格就被Pass(淘汰)掉。所以说它一开始参加考试的人有很多,到最后越来越少,越来越少,最后就成个把人了。

我感觉像驾驶这一块相对难的一点就是“实际操作”,夜间得连续通过限制路驾驶,昼夜间连续通过限制路驾驶。因为它这个要在规定的时候内连续通过13个限制路,总路程是3.5公里,它的这个还是比较难的。因为在这个3.5公里内看着是比较近的,但是因为它要通过13个限制路,尤其是夜间,要通过夜视仪来观察的。我们这个夜视仪是微光夜视仪,它这个只有这么大一个圆屏,你从这儿看出去绿绿的里面是,看见水是白色的,看到别的地方是黑色的。所以说你首先要很好的通过这个夜视仪遍布周围的景象。

第二个,我们对地形不熟悉,地形很不熟悉,因为这种地形没来过,就是在陌生地域给你考。

第三个,我们通过这个限制路。这个限制路我给你举几个比较简单的例子,就比如说我们上土岭,呼,高速接近,然后高速离开是不是。接近了以后然后上坡,一上坡的时候我们的驾驶员只能望见一片天,因为我们这个车的前甲板是比较长的,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望见蓝蓝的一片天。在那个时候就考验驾驶员的心理素质和专业技能,如果你心理素质不过硬,专业技能不好,那你可能这个土岭就过不好。

一下去的时候要告诉你马上离开,油门一加,呼呼走了,而且还得平稳,不能砸车,更不可能开偏了,开偏了可能就会造成一些事故。因为过我们限制路,限制路总分就是5分,你碰一根杆扣1分、2分,这就不及格了。你碰一根杆或两根杆就被Pass(淘汰)掉了,就不用参加下面的考试了。

陆军第74集团军某旅突击车车长王锐。


中国网:听你刚才的介绍,我觉得驾驶专业的“特级”就已经是难度非常大了,但是你在八年的时间里一下拿到了两个“特级”和一个“一级”,你自己是如何做到这些的?

王锐:我自己认为我还是比较刻苦的。因为像我学驾驶的时候相对周期长点,所以说我对整个车的了解是非常全面的,因为驾驶员是负责整个底盘的,他负责全车的70%、80%的方向。把驾驶这块搞透了,那车基本就是搞透了。所以说在这个过程中,我用了大概六年的时间考的驾驶“特级”,然后我又转行搞的通信,转通信跟射击,这两个下的功夫是比较多的,尤其是我课余的时间。

星期天大家休息了,有时候我就拉上我们同排的炮长,我们炮长比较优秀的,拉上他,他就教我,有时候我们闷在车里面一搞一上午,一搞一下午的,就这样训练。他分解炮拴,他就给我分解一遍,然后让我去做。因为我们有速度的要求,而且那个炮栓那么重,在里面一遍一遍的搞,有时候搞的浑身都是汗,有时候说快开饭了,我说再来一遍吧。就是这样训练的,抓紧时间训练。

比如像我们专业训练的时候都是分开的,三个专业分开,射击一块、通信一块、驾驶一块,我就是三个场地跑。有时候我到这个场地跑完了,再到那个场地跑一跑。在那个跑完了,再到那个场地去跑。在这个过程中别人说你天天瞎跑什么呀,瞎闹一样,其实这个过程只有我自己明白,其实我也是进步很多的。像分解那个并机高机,有时候分解的满手都是血,因为那个都是铁的,我感觉这个手跟那个铁相磨,你要追求速度,有时候你就达到那种肌肉的记忆,达到那种程度。你不用脑子去想,你的手就知道下一步要干什么,咔咔咔分解完了,有时候你搞的太快了,枪上、手上都是血,没什么,擦一擦,接着再训练。有时候自己吃点苦也是值得的,最后取得了一个很好的成绩。

中国网:你觉得训练枯燥吗,苦吗?

王锐:对有些人来讲可能是枯燥的,但对我来讲,我感觉这也算是我的一个乐趣吧。因为我从入伍一开始就比较喜欢这个装甲专业,我也比较喜欢研究它。有时候可能,就像我坐在车里面一踩那个油门,听到嗡嗡嗡的声音,档一挂,油门一加,那种感觉非常好!心里面很有感觉,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开着这么大一个大家伙在路上飞驰,那种满足感别人是体验不了的。有时候比如说保养个车,我们换季保养,在里面给它注油,擦试,打扫卫生,有时候这样一待一上午,一下午,想上厕所都不去,都憋到操作结束以后再去。有时候就感觉自己跟这个车连在一起了一样,一定要把它搞好,得到心里的那种满足感。

中国网:是不就是我们常说的要达到“人车合一”的状态?

王锐:对,人车合一,要达到人车合一。

中国网:那你们理解的“人车合一”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王锐:“人车合一”就是我对这个车非常了解,它有什么毛病,它有什么症状我都非常清楚,有时候一打着,砰砰砰,感觉听这个声音不对,发动机哪里有问题,就把它熄火,就去找问题。再就是我们开的时候,因为我们的车是比较长,比较宽,相对一般的坦克是又长、又宽、又高,你要了解它。因为我们有时候过这个通路也比较窄,尤其是上登陆舰的时候,因为我们那个都是小舰,两边非常窄,你要过去的话要知道这个车的车头过什么地方,尾巴在什么地方。

中国网:你在平时的训练和考试的过程中,有没有让你觉得比较难忘的,比较难过的,甚至是比较惊险的一些经历?能不能跟我们的网友分享一下?

王锐:惊险的事,惊险的事怎么说呢,也比较多吧。有两件事我的记忆最深刻,一个是2013年还是2014年时,我担任驾驶教练员的时候。当时是组织上下登陆舰训练,当时我带了一批比较年轻的学员,当时车是我开上去的,这个车开上去,我一看这个车没问题,因为第一趟车一般都是教练员来开,看有什么问题,哪些需要调整的,或者说这个车有什么脾气秉性跟他们讲。上去以后我说开始训练了,我当时坐在车长的位置,教练员坐在车长的位置上,我带了一个新兵在我旁边二炮手的窗口,驾驶员在前面下海。我们从登陆舰这个下口就下去了,在往左转的时候我发现不对劲了,因为他转的幅度越来越大了,有点向舰上去转了,我感觉不对,我就问他,怎么回事?该打开水门了,车该往前走了。他说车不听使唤了,我说怎么回事?水门打不开,我说你把系统重新关掉,再来一次,他就咔咔咔全部再来一次,试了一遍还是不行。我就让旁边那个小兄弟,我说你下去看看,是不是压力系统哪里漏油了?他说没有啊,上来跟我说,我说那不对呀。就在这个时候,就在我们调整的过程中车就奔着舰去了,因为他试了两遍,冲着这个登陆舰就撞过去了,因为当时浪也比较大,这个车在这儿摇摇晃晃的就往舰上去了,舰也摇摇晃晃的。如果这个车跟舰撞在一起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当时我也没有办法了,想也没想,就把工作帽一拽就跳下去了,拿着那个撑杆我就跳到下首滑板那里,当时海水一下就漫到这里来了。我就盯着这个车慢慢往这个舰这边挪,当时差不多还有一米的时候我一下顶不住了,一下顶滑了,当时把我的腿还给磕伤了,流了很多血。我一看不行,没顶住,猛顶不行,我就稳一下,把脚踩稳了,拿那个慢慢的顶,一下一下的就把舰给顶开了。当时那个登陆舰上站了很多战友,当时那个场景比较惊险,大家一开始都是大呼小叫的,这是要出问题了,到最后大家都在鼓掌。包括最后,那个驾驶员都非常感谢我!

中国网:这是对你印象中最惊险的一次吗?

王锐:这是其中之一。

中国网:还有哪些让你印象深刻的?

王锐:还有一次是在2013年,当时我们搞一个小的演习。当时是一个连队一个连队来的,先是七连搞,当时有一辆车断在悬板上了,当时浪也比较大,登陆舰呼呼呼,一直在煽乎。当时那个车真的是很危险,我的班长跟我讲,因为他在舰上,我的班长我就特别佩服他,他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自己涉水下去到车底去检查到底是什么情况,那是非常危险的,如果整个车翻下去,下面人就没有生还的希望了,所以说这点我就非常佩服他,一直都很佩服他。他发现这个情况,上来以后指挥大家把车开上来,履带已经断掉了,从海里面拖出来,一半在海里面,把它拉上来。

当时我就被派去开了一辆车去救这辆车,把这个履带一节一节拉回来,当时我们是这么做的。当时派了三台车,两台车上去了,因为浪越来越大了,台风马上要来了,浪越来越大了,一台车没上去就返回去了,我们两台车上来了。上来以后把这个履带全都断成一节一节的,大概都是这么长一节一节的,一米多一点,装在我这个车里面,都装在当时屁股后面那里了。然后把门一关。当时因为修这个车大概搞到了晚上八九点钟,当时台风要来,海军要走,这就矛盾了,我们当时距岸有个三五公里吧,浪越来越大,天已经黑了,我们以前从来没有搞过夜间训练的先例。

当时因为我着急下海,连救生衣都没穿,当时也比较年轻,我感觉也没什么,搞吧,我是第一辆下车的,车就下去了。啪一下去,我感觉车屁股扑哧一沉,我的心也跟着一沉,没事,还往前走,把滑板一开,往岸滩走。当时一发现出去把大灯一打开,海面上乌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而且浪特别大,当时我就跟我的车长说我说这个岸边在哪里?他说他也不知道,我说我就按感觉走了,我就往那边走。我就根据海浪,感觉越走越不对劲,我说你跟岸边联系一下吧,因为后边还跟着两台车,我们三个都不行了,后来他跟岸边联系,当时营长也很精干,找了一个摩托车过来,老乡的摩托车打开了,油门干到最大,我们一瞅,确实是走偏了,我们往里面走了。如果没发现的话,那就真都危险了,所以说就调整过来,往岸上走。

走的过程中感觉这个浪是非常大的,而且只能看见摩托车的光点,什么都看不见,顺着上去的。本来我们上岸应该是垂直登陆的,但那天我们是斜着上去的,非常危险,如果搞不好的话可能就被拍在岸滩上了,斜着侧翻了,当时也比较危险。

中国网:坐在两栖装甲突击车里边是一个什么样的驾驶体验?

王锐:怎么说呢,就我个人来讲,我感觉比较爽。

中国网:怎么爽?

王锐:一开始我感觉是心里面的爽,但是身体上还是受一些煎熬的,因为里面比较热,我们每年海训都是在三伏天,海边是非常热的,中午的时候出来那个太阳又晒,加上车里面又闷,发动机轰鸣声,汽油的味道在里面混合着。一般人第一次参加这个,新排长下来都吐,一下车就是吐,受不了,这个首先是热。再一个是空间狭小,有时候我们在里面修个车,哪里有故障了钻到里面去,穿个大的救生衣,战斗装往里面一钻,到处挂。挂到哪里走也走不了,心里比较着急,一抬头,嘣,脑袋就是一个包,后来就出了个口,经常跟车相撞,慢慢的锻炼心里边这个忍受能力越来越强了。

中国网:如果像你的这个驾驶级别,会不会像我们看到的影视画面里面的能够急刹,甚至漂移。

王锐:对,这只是为了好看,从我们装甲兵的驾驶员的角度来讲,我们不会干这样的事,因为这样对车辆的损害是比较大的,各种漂移,看着很好看,但如果你在平时搞坏一个平衡轴,搞坏一个部件那多少钱呀,那对车的损害多大。我们可以做这种动作,但是我们没有人愿意去冒这个风险,把车搞坏的风险去做这种动作。

“时代楷模”王锐同志与西藏军区某团官兵交流。

中国网:作为车长,您在这个车组中发挥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王锐:在我们坦克兵里面,车长就是班长,四个成员,他是作为一个指挥者的形式存在的,上传下达。车长首先负责电台,这个是通信;再一个是履行指挥员的职责,他要跟其它车协同,车内四个成员的协同,比如打什么目标,怎么打,什么时间打,用什么弹种,这都是车长决定的。比如说到最后车要沉海了,弃车逃生,那最后都要经过车长的同意,车长研判情况有没有达到什么样的危险程度,他是最后下定决心的人。车长首先要跟上面的排长、连长进行联系,跟其它车进行协同,他主要是这样一个职责。

中国网:强军兴军的这五年是部队建设加速转型的五年,您作为一名来自基层的,同时又是非常贴近实战的一个党代表,您感受到我们部队在这五年里的部队建设、军队风貌以及武器装备上发生了哪些变化?

王锐:十八大以来风气变化是非常快的,感同身受,我们身边的战友每个人都能感受到,首先最明显的是大家的“精气神”越来越足了。为什么精气神越来越足?因为风气好了。十八大以前不必讳的说,喝酒这个问题,现在虽然不喝酒了,但是把大家都解放出来了,包括基层士兵,包括我们的干部都是一样的。战士的休假,转士官以及一些敏感问题,评功评奖越来越公平公正,全靠实力说话,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在这样一种风清气正的环境下,每个人的干劲都非常足,靠实力说话,你把自己长本事了,自然会得到你该得到的一些东西。

第二,武器装备方面更新换代是比较大的,这几年我们的装备,北斗导航新系统更新了两代,我们的车长任务终端也进行更新,不断的进行更新。包括我们加装炮车导弹,改进行动部分,现在对装备这一块下的力度是非常大的,它也是在不断进步的一个过程。

中国网:那您感受到的,党员在部队建设中发挥了哪些作用?

王锐:党员是我们部队的中坚力量,领头羊。因为在部队里面的党员一般都是表现非常优秀的才能入党,再就是你在部队一般入党的都是待过几年的时间了,他都是骨干,都是班长。他在这个中队的作用,一般都是有急难险重的任务,那都是骨干、党员冲在前面,他是给其他的非党员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大家都是想着法的去往这个组织靠拢,都想着去入党,也是作为一个让自己更有动力的方法。

中国网:在未来的五年里,你将如何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履行作为党代表的责任和义务?

王锐:首先,我想第一个就是要多学习,学习我们党的创新理论,多听大家的意见,把我身边的战友一些好的想法,好的意见和诉求及时的反映到该反映的地方去。

第二,要扎根本职岗位,把自己的职责履行好,把自己的工作干好。

第三,我要实现自己的目标,把自己的“三特”计划给完成,努力的考取射击特级。

中国网:好的,再次感谢王锐做客我们的节目。各位网友,本期节目就是这样,下期再会!

 

(本期人员:责编/文字/主持人 裴希婷;摄像 常智博;后期 裴希婷 刘哲;主编 郑海滨)

 

 

< 阅读全文 >
< 收起 >
来源: 中国网
本期人员:责编/文字/主持人 裴希婷;摄像 常智博;后期 裴希婷 刘哲;主编 郑海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