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区选举制度改革将使香港步入良好运行轨道
 
时间:2021年3月11日

嘉宾: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社科院台港澳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魏南枝

中国网:各位网友大家好!中国访谈《世界对话》,欢迎您的收看。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香港特区选举制度如何完善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3月5日,全国人大常委员会副委员长王晨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上,作《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的说明。为帮助广大网友理解相关内容,中国网《中国访谈》特邀中国社科院台港澳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魏南枝来与网友们交流。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社科院台港澳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魏南枝。(董宁 摄)

中国网:魏老师您好!欢迎您做客中国网《中国访谈》。

魏南枝:大家好,我是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魏南枝,今天很高兴跟咱们中国网的网友们见面,谢谢大家!

中国网:王晨副委员长说,香港现在的一些乱象表明,香港现行的选举制度是存在明显的漏洞和缺陷的,而这些漏洞和缺陷也为反中乱港势力提供了可乘之机。那么在节目的开始想先请您跟网友们解释一下,香港现有的选举制度是如何选举出特首和立法会议员的呢?

魏南枝:目前香港的选举制度分为两大部分:一个是特首的选举,第二个是香港立法会的选举。特首的选举是由选举委员会产生的,选举委员会目前一共有1200位选委,来自四个不同的功能界别。然后在这四大功能界别下面又分为了38个小的功能界别,其中港区的人大代表和立法会的议员是当然成为选委会的成员。此外还有宗教界的相关的选委是由机构来推荐产生的。除此之外的人都是由相应的功能界别的香港选民选举出来的。这1200人组成的选委会,由他们再来选特首,这是特首(选举)这块。

而目前香港的立法会一共有70位议员,这70位议员中35人由地方选出,35人是由功能界别选出,是各占一半。然后这个地方又分为五大选区,分为港岛、九龙东、九龙西、新界东、新界西,五个大的选区选出35名议员。另外的由功能界别里选出来的就分为了不同的功能界别。这个里面比较复杂的是区议员,它分别分布在两个不同的界别里面:区议员一区和区议员二区。所以,这些区议员他们有的是由区议员相互推荐产生,有的是区议员成为侯选人以后选举产生的。目前就是分为了两大块:一个是相当于间接产生的特首,一个是由一部分直接投票产生的议员,这么两大部分。

中国网:那么王晨副委员长所说的这些漏洞和缺陷是什么?选举制度又和乱港的行为之间有怎样的因果关系?对此您怎么看?

魏南枝: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因为其实回归已经有——到今年是24年了。24年,大家都知道任何的制度要根据国际国内、香港本身的各种变化相应调整,这个不管是在咱们中国还是在世界各国,制度没有一成不变的。户枢不蠹,流水不腐。这是一方面。

第二,通过过去二十几年的实践来看,香港的选举制度存在的最大的漏洞就是它不能充分全面地落实“爱国者治港”这个原则。从过去的实践来看,有一大批反中乱港分子,他们通过这种选举制度进入了区议会、立法会,成为了香港的公职人员。他们大量采用“拉布”,采用各种各样的形式,使得特区政府的施政无法进行,也阻挠了香港的各种民生社会政策的顺利推广,而且在整个香港市民特别是青少年中间让反中乱港的这种思想渗透其间。这都是无法全面有效实施“爱国者治港”的一些具体体现。还有几个漏洞,比如说它没有一个资格审查委员会,而是由选举主任来完成,但实际上很多选举主任本身是否失格呢?他们对于“一国两制”的认识是否足够充分、准确、完整呢?这个是待疑的。

第二个问题,比如说区议会它本身是一个咨询机构,现在反而变成了很重要的一个——刚才我讲了立法会议员的来源、选委会的来源,他们的政治分量太大,但是它本身的性质已经发生了变化。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社科院台港澳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魏南枝做客中国网演播室。(董宁 摄)

第三个,香港在港英时就形成了一个行政主导制为主体的这样一个政治制度,但在回归以后,因为刚才我们讲的这个选举制度存在漏洞,就在选举制度上导致了立法权和行政权之间存在着两权互相对立。这个第一是不利于香港的政策有效贯彻实施,第二也是人为制造了很多的撕裂。这在过去几年香港整个社会、政治和经济各方面,都看得非常清楚,所以就需要通过选举制度的相应调整——但是这个调整不仅仅是一个自上而下的行为,还应是一个自下而上的行为,也需要鼓励更多的香港市民参与其中,表达自己的意见和意愿,这样才能更好地弥补这个漏洞,更好地贯彻实施这个“爱国者治港”的原则,让“爱国”和“爱港”成为一个同心圆。

中国网:今年年初习近平主席在听取林郑月娥述职的时候明确提出了“爱国者治港”的要求,那什么是爱国者?需要满足什么样的标准呢?

魏南枝:在回归之前,邓小平就已经对什么是爱国者给过界定。最近全国政协副主席、港澳办(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夏宝龙提出了爱国者的三条新的标准。第一条就是爱国者要真心维护我们国家的主权、安全、发展的利益。第二条就是爱国者必然要尊重和维护我们国家的基本制度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秩序。第三条就是爱国者必然要全力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这三条标准,第一条就是从国家的主权安全、发展角度讲的,第二条是从国家的根本制度和香港的宪制秩序(讲的),第三条是从香港本身的发展繁荣稳定来讲的。

这三个标准意义很重大,为什么?就是在2020年我们的国安法制定实施以后,其实在香港的安全格局上发生了一个根本的扭转,希望这次提出的爱国者三条标准以及相应的选举制度的调整,以及未来香港的政治、经济、社会政策的调整,能够使得香港的政治生态也出现一个大的扭转和改善,让港人能够有更好的、更充分的政治表达和政治参与,同时使得整个的香港的制度的相应的改革和完善能够是一个多方参与、共同协商、实时调整的良性的过程。

中国网:“爱国者治港”是对于政治人物的要求,那么民间也好,普通老百姓也好,他们需要满足这种要求吗?对此您怎么看?

魏南枝:当然不是这样的情况。对于想参与香港的政治选举的这些人来说,你当然(必须)是一个爱国者。你可以是一个温和的反对派。这个夏宝龙主任最近也表态了,就是给了这个温和反对派一个声音,因为毕竟香港是实施“一国两制”,“一国两制”在香港是实施它的资本主义这一套制度,温和反对派只要是不反对国家的根本制度,不反对香港的基本的宪制秩序,他对不同的政策有不同的意见,这很正常。

中国网:我们允许多种声音的存在。

魏南枝:对,而且是必须有这样的声音存在。实际上就是说,在香港,我们看选举的时候会分析是否有这个温和反对派的存在。但如果大家再反过来看我们的内地,内地也会通过不同的民意搜集渠道,听听不同的声音来改善我们的政策。这是一样的,它只是不同的参政议政的方式而已。所以说,香港即使是经过了这样的一套改革以后,它还是世界上政治最开放的一个地区。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如果你没有我的公民权或者说你不是我的公民,你是没有选举权利的,这是获得选举权利的根本。但是香港是什么?你是永久居民,你可以有多重国籍,你只要是不违反香港的国安法,不实施这些破坏中国国家安全的行为,你拥有了香港的永久居民的资格,在香港你就可以有投票权。

中国网:这在国际上来看好像也是一个非常开放的环境。

魏南枝:对,这个政治开放度是相当高的,大家可以进行一个仔细的对比。

中国网:要让“爱国者治港”的原则落地落实,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对此您有怎样的建议呢?

魏南枝:刚才我们已经谈到了香港在过去二十几年里面方方面面存在的一些问题。要让“爱国者治港”(的原则)落地落实,第一,当然是要把不爱国的人排除出去,但这只是第一步,万里长征的第一步;第二,更根本的是什么?要将这个培养爱国者的社会基础扩大,否则你只是排除人不培养人,这是不行的。

这个培养人也要分为两个部分:第一,我们要严格区分哪些人是属于假爱国真爱利,哪些人是真正爱国的,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光只是一个政治态度上的爱国,你没有能力去把香港治理好,那这样也会很糟糕。所以,我们不但要扩大爱国者的阵营,还要扩大爱国者阵营里面一些能干的人(队伍),把他们选拔出来,培养起来,使用好,使得香港的整个的治理能够上一个台阶。这样香港市民才能切切实实感觉到“爱国者治港”跟我的这个经济民生、我的社会向上流动和整个社会的公平正义等各个方面是息息相关的,是正相关的,这样才能够成为一个完全的正相关的关系和正相关的循环。

中国网:批评和反对香港特区选举制度改革的人士,尤其是一些西方国家,他们认为这种改革会“摧毁反对派的政治希望”,是“破坏民主”的行为,那么对此您怎么看呢?

魏南枝:刚才我已经跟您谈过,就是说目前整个改革的方案里面,包括夏宝龙主任代表的中央政府的这些表态里面,给了温和反对派一个很大的空间,并不是没有给空间。所以说,某些西方媒体的表态里面说,彻底毁掉了反对派的生存空间,那要怎样界定反对派呢?是不是说一定要是反中的、乱港的、持强烈的分裂主义态度的,甚至是“港独”力量才叫反对派呢?还是说这些对于具体的政策和具体的方案可以提出不同的意见,让它更好地改善,为了表达不同群体的声音——这样的反对派才叫反对派呢?所以,我觉得这个界定的背后才能看出来这些媒体,它们到底怎么看待香港问题,和它们在分析香港问题的背后,它们到底有怎样的利益或意图。

中国网:感谢魏教授为我们带来如此精彩的解读,谢谢您。

(本期人员——编导/文字:韩琳;主持人:佟静;后期:刘凯;摄影:董宁;主编:郑海滨)

< 阅读全文 >
< 收起 >
来源:中国网
本期人员——编导/文字:韩琳;主持人:佟静;后期:刘凯;摄影:董宁;主编:郑海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