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主席疫情后首次出访,为何首选这个国家?上合“朋友圈”为何越来越大?
 
时间:2022年9月20日
嘉宾: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所长、中国上合组织研究中心副主任 孙壮志

中国网:9月14日至16日,习近平主席出席在撒马尔罕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并应邀对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进行国事访问。此次访问是我国在中国共产党二十大召开前夕开展的一次最重要的元首外交活动,充分体现了我国对上海合作组织和中哈、中乌关系的高度重视。此次出访有哪些特殊意义?为何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我国国家元首的首次出访选在哈萨克斯坦?中俄元首上合会晤有何深意?本期节目,特别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所长、中国上合组织研究中心副主任孙壮志为您解读。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所长、中国上合组织研究中心副主任孙壮志做客节目。  中国网 杨楠 摄影


 中国网:孙所长,您好!欢迎您做客中国网《中国访谈》节目。今年是上合组织成立21周年,也是中哈、中乌建交30周年。此前,外交部新闻发言人也表示,这次访问是中方在中国共产党二十大召开前夕开展的一次最重要的元首外交活动。同时也是习近平主席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的首次出国访问。基于这些背景,您认为,我国国家元首此次出访有哪些特殊意义?

 孙壮志:这次(出访)一是在新冠疫情发生以后,二是中国共产党的二十大之前。这个重大的出访,一是参加非常重要的多边活动,上合组织峰会第二十二次元首理事会会议。二是出访两个中亚国家。所以,短短的几天安排的行程非常密集,一方面在峰会上谈到要做一个非常重要的政策宣示,中国对上合组织的,特别是下一步合作一些非常好的思路倡议提出来。另外一个是和上合组织成员国真正的交流,既有多边活动又有双边活动,同时,又对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两个非常重要的中亚国家做国事访问,所以,这次充分体现了,一方面我们对上海合作组织高度重视,另一方面对中亚的重视。这其实也是(体现)中国这么多年对多边外交、对中亚周边地区的外交在中国外交中特殊的位置。

当然还有一个特殊的背景是现在国际形势的复杂变化,现在各国都在思考,其实在百年变局、世界疫情、地区冲突、大国博弈,这么多的挑战叠加面前,世界处在一个动荡当中。所以,这种情况下大家都在想世界到底怎么样去发展,各国怎样去开展合作。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非常具有影响力的国际会议,而且像中国、俄罗斯包括其他中亚国家还有印度、巴基斯坦等上合组织成员国能够聚在一起,能够就现在的国际形势、地区合作发表非常明确的看法,本身就具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意义。无论是对中国的外交,对地区合作当然也有怎样解决全球和地区面临的主要问题,可以提供非常重要的思路或者上合方案。

上合组织的发展,本身中国在里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这次看到特别在出访两国的过程中,中国领导人受到特别多的关注。说明现在这种互动,通过这样的活动,确实展现了中国这种大国担当,对地区发展、对地区稳定体现出来的责任。 

中国网:2013年以来,习近平主席多次出席了上合组织历次峰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多次从不同维度坚定倡导“上海精神”,打造更加紧密的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国家元首为何多次强调“上海精神”和共建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它的重要性体现在哪些方面?

 孙壮志:上海合作组织是以中国城市命名的一个新型区域合作机制,要走出一条新型区域合作的模式。所以,它非常鲜明的特色就是从一开始提出来“上海精神”。“上海精神”是二十个字,这也是中国领导人为了总结上海合作组织前身“上海五国”的经验提出的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在上海合作组织的实践当中,“上海精神”体现出了非常强大的号召力。这些基本的合作原则确实对地区国家来说,是处理非常复杂的国际关系,应对共同的安全挑战,加强在经济上包括在人文上的交流合作非常重要的基本原则。

随着时代的发展,中国领导人也不断地充实“上海精神”的时代内涵,特别是2018年在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又提出“五观”:发展观、合作观、安全观、文明观、全球治理观。这样一些中国对这个地区非常明确的一些合作的看法。特别是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中国又积极推动上海合作组织成为各个成员国,(成为成员国的)战略规划和重大外交倡议实现对接合作的非常重要的平台。我们又把上海合作组织命运共同体做了进一步的诠释,特别是去年的峰会上习近平主席提到了要打造“卫生健康共同体”“发展共同体”“人文共同体”和“安全共同体”,这其实就是为上海合作组织未来发展方向做了非常明确的一个诠释,可以通过这种方式使上海合作组织未来发展的目标更加明确,更加紧密的凝聚成员国之间的合作共识。

上海合作组织在实践中特别重视理念上的引领,从“上海精神”到现在的命运共同体,中方也在推动上海合作组织能够形成一个非常清晰的,能够引领各个国家之间发展,真正能够服务于这个地区的稳定和发展的,非常好的合作理念。

当然从现在来看,多数的成员国包括国际社会都非常关注,都非常支持。所以,这次无论双边会晤过程中,还是多边会晤当中,大家对中国的这种理念都是高度赞成,高度支持。所以,这也体现了提出来“上海精神”强大的生命力。所以,每次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一定要强调坚持“上海精神”、弘扬“上海精神”,这种生命力随着时代的变化在不断的充实它的内涵,历久弥新,对这个地区国家开展合作的实践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这次我们看到习近平主席在上合峰会的讲话中,专门围绕“上海精神”做了非常全面的阐释,而且结合现在国际形势、地区形势的这些变化,谈到了成员国加强合作的重要性,怎样去更好的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就是要在“上海精神”的指导下,使成员国能够在合作过程中风险共担,能够更好地共同来应对现在这个非常复杂的挑战,能够走出一条地区合作的新路,能够为地区国家创造更好的一个国际环境。

中国网:此次上合峰会的另一大关注点是成立21年以来的第二次扩员。除了推动伊朗入会之外,还计划启动接收白俄罗斯成为正式成员国的程序。您认为,上合组织成员国不断增多、上合组织“大家庭”不断扩大这一现象说明了什么?为什么被西方一直唱衰的上合组织的“朋友圈”不但没有缩小,反而越来越大,合作道路也越走越宽?

孙壮志:上海合作组织“大家庭”确实成员越来越多,而且它的号召力、吸引力还在不断增强。

一方面是它的这种理念,尊重各国的利益、差异,提倡大小国家一律平等,协商一致,根据地区实际情况来确定合作的目标。在合作过程中,坚持要结伴不结盟,不对抗,对第三方开放的合作方式,确实这是非常受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国家的欢迎,所以(他们)希望加入到上合组织框架中来。

第二,上合组织在合作过程中特别注重合作的务实性、持续性,这从上合组织提出的一些具体合作规划中都能明确看出来。这确实也符合这个地区国家的基本诉求。所以,每次上合峰会,包括这次峰会看到习近平主席讲话当中,专门就各个领域的合作提了非常具体的一些合作建议。其实这些非常务实的举措支撑了上海合作组织各个方面的合作都能够取得比较好的合作成果。

第三,上合组织在扩员方面也有一个基本的依据。上合组织通过扩员条例,另外在吸纳新成员过程中有一套程序。所以,在对外合作这方面,上海合作组织一方面接纳一些想参与上合组织合作,另外承认上合组织原则的国家。另外也和更多的国家和地区建立非常密切的联系。

在合作过程中,一方面发挥自己的优势,另一方面也注重和其他国际机制的互动,它(上合组织)是国际推动多极化进程、推动国际关系的一种非常重要的支柱。通过这种方式,仅仅靠几个成员国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要带动更多的国家参与进来,带动更多国际组织在这个过程中形成更多共识,形成非常好的互动。另外特别主张在联合国准则指引之下,来解决地区问题。所以,这方面也发挥很大的作用。

最后一方面,上合组织不仅仅关注地区内部的问题,我们也对国际事务、对地区热点甚至包括全球治理也发表非常明确的看法,甚至包括一些全球性的问题,上合组织也提出自己解决问题的方案。所以,包括气候变化、生态危机、反恐等问题,不仅仅有非常好的一些建议,还有一些推动这些建议能够落实的举措。最近的一些标志(问题),峰会专门讨论了阿富汗问题,阿富汗本身也是上合组织的观察员国,但是我们看到美国反恐在这里制造了一个“烂摊子”,去年仓促撤军把这个“烂摊子”扔给了地区国家。上海合作组织没有回避这个责任,积极推动阿富汗问题的解决,推动阿富汗恢复重建。在这方面本身就是为地区和平,为全球稳定做出贡献。

中国网:随着上合组织的规模和影响力的扩大,一些西方媒体带来了一些不友好的揣测,它甚至给上合组织贴上了“东方北约”“北约的敌人”这样的标签。加上今年5月,美国启动专门针对中国的亚太经济框架,意图联合14个国家“围堵”中国。在这样一个背景下,顺利的在线下召开了上合峰会,您认为这在向世界说明了什么?

孙壮志:一个是上海合作组织是冷战以后出现的一个新型的区域合作机制,而且它是彻底摒弃冷战思维、强权政治,摒弃传统国际政治的思维。上海合作组织的引领、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都是一些非常新的,符合时代合作发展潮流的新理念,包括一些外交倡议,很多非常重要的外交倡议,像“一带一路”倡议,当然俄罗斯也有它的建立伙伴关系的一些倡议被纳入到上合组织的进程当中来。所以,其实它在合作过程中,它跟西方那种传统的地缘政治思维,特别是强权政治的思维、零和博弈的思维是格格不入的。所以从它一开始这个事物的出现,西方就做一些揣测:是不是中俄想要拉一些国家建立一个集团来跟西方对抗。但其实上合组织从一开始就明确了,上海合作组织不会建立军事政治同盟,也不会去搞集团对抗。上海合作组织不是想让世界回到冷战时期两大集团对抗的状态,而是希望搭建一个更加广泛的,有更多国家能够平等参与的非常重要的合作平台,通过区域合作来带动这个地区整体上、经济上的共同繁荣,包括文化上的相互尊重,能够实现一个非常好的区域的融合。

另外一个在现在地缘政治博弈不断升级的背景下,上合组织在发展过程中还是继续坚持原来既定的合作目标和合作原则,并没有去强调跟西方竞争,并没有要成为权力中心,是不是要和西方分享世界的领导权。上合组织从一开始并不是争夺霸权的工具,它是反对霸权的工具,它主张的是真正的多边主义。所以,这样一种新的合作模式肯定是非西方的,肯定是符合新兴经济体、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要求,所以它和西方的传统思维是不一样的,这样肯定会造成西方对上合组织恶意的揣测。但是上合组织不会受这些左右,上合组织会沿着自己既定的目标和道路向前发展,而且在发展过程中会逐步的壮大。

中国网:这次是习近平主席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的首次出国访问。在与哈萨克斯坦总统的会谈中,习近平主席也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这是我首次出访,我就选择了哈萨克斯坦,这彰显中哈关系的高水平和特殊性,体现了我们的深厚情谊。”您认为,习近平主席将此次出访的第一站选择在哈萨克斯坦是否有特别用意?中哈关系的高水平和特殊性体现在哪些方面?

孙壮志:确实在两国领导人的会晤当中,其实习近平主席也反复强调了哈萨克斯坦的重要性,对中哈关系做了非常高的评价,当然托卡耶夫总统也做了非常好的回应。

哈萨克斯坦确实是中国的近邻,两国有3000多公里的共同边界。今年刚好也是中哈建交30周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时间节点。另外,中哈在合作过程中在很多领域是开创性的。两国领导人在会谈中,习近平主席也谈到有很多率先,包括率先在能源领域、交通领域、物流方面、跨境合作方面都有很多是创造了第一,很多方面中哈之间都走在前面。第一个建立了永久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个称谓只有中哈之间有。所以,这体现了中哈关系在中国外交当中,当然也在哈萨克斯坦外交当中的优先性质。

另外,哈萨克斯坦也是“一带一路”首倡之地,这方面体现了它在中国外交当中的特殊性。所以,这次我们看到习近平主席专门在哈萨克斯坦停留,首访哈萨克斯坦,体现了对这个国家的重视。因为有了非常成功的三十年,现在需要打造新的黄金三十年,这个节点上两国领导人在一起去畅谈未来怎样使两国关系在现有的这么高的水平上、这么好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所以需要做出进一步的规划,去给它一个更好的发展的动力。

无论是政治上、经济上、安全上、人文方面都有一些新的合作的计划出台,特别是我们关注在经贸领域特别强调一些新的增长点,除了传统的合作亮点之外,产能合作、能源合作、交通合作方面已经有很多成果了,现在我们特别强调创新合作,非资源领域的合作,绿色能源在这方面开展合作。另外现在在人文交流方面也有很多具体的方案,包括我们互设文化中心,可以使双方的民间更好的相互认知的渠道和平台。

通过这次访问,通过两国领导人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是特别坦诚、特别充分的这样一个交流,确实可以实现未来哈萨克斯坦和中国的双边关系进一步提质升级,进一步发挥示范作用,可以创造非常好的条件,可以提供非常好的合作方案。

中国网:此次访问的另外一站是乌兹别克斯坦,同样也是“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国家。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在会谈中表示这是“历史性国事访问”。习近平主席表示,双方要让两国合作跑出“加速度”,结出更多果实。您如何评价此次对乌的访问以及取得的成果?

孙壮志:这次从习主席到乌兹别克斯坦,从欢迎仪式包括举行会谈,包括两国领导人的这种交流,确实体现了两国关系的这种亲密的程度。因为乌兹别克斯坦和中国也有上千年友好交往的历史,这次峰会的举办地撒马尔罕也是丝绸之路上的明珠城市,丝绸之路也是中国和中亚在两千年历史当中共享繁荣的历史见证。

乌兹别克斯坦虽然和中国不接壤,但是我们也视乌兹别克斯坦为非常重要的临近国家,而且两国也是全面战略伙伴。另外,两国在合作过程中,没有任何历史方面的、政治方面的障碍、包袱。所以,两国的合作无论在政治、经济、安全、人文领域成果都是非常多的,而且因为两国的这种经济结构有一定的相似性,而且米尔济约耶夫总统是以改革者的身份出现,他继任以后推动新政,推动全面的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希望能够加强中乌之间在减贫方面的合作,也是看到了中国在精准扶贫方面取得的成就。两国的合作从一开始,一方面就是定位很高,希望两国成为非常重要的好伙伴、好朋友,同时我们又非常务实。所以,习主席讲要结出更多的成果。

跟乌兹别克斯坦的合作非常具有示范意义。这次乌兹别克斯坦(领导人)专门讲到了在撒马尔罕要搞一个上合组织的工业园,和青岛上合示范区要形成非常好的互动,所以很多方面都和中国的一些政策、中国的一些成果做呼应。所以,这方面确实是可以通过中乌合作使更多双方好的合作项目,好的合作经验真正能够落地。这方面确实是两国非常重视,领导人也非常重视。另外两国领导人在个人友谊方面,在人文交流方面也特别受到重视。因为刚才讲到了有丝绸之路这么一个纽带,所以两国的人文交流非常顺畅。

在乌兹别克斯坦,当然包括哈萨克斯坦有“中国热”、“汉语热”,有很多年轻人都在学汉语。另外像塔什干的孔子学院,这是叫做“模范孔子学院”。我几次去访问,确实是很高规格的,体现了对中国文化的重视。

 我相信这次的访问,从两国领导人非常鲜明的一些态度可以看的出来,可以不断地深化两国之间的传统友谊,而且可以使这种传统友谊,千年的友谊能够延续下去,真正树立一个世代友好的意识,真正能够为践行命运共同体理念做出努力,去结出更多的硕果。

中国网:本届上合峰会最受瞩目的焦点是习近平主席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双边会见。西方一些观点认为,中俄以及上合峰会是为了“对抗西方”,此次会晤是俄罗斯在展示自己在国际上不被孤立的一个机会。您是如何看待中俄两国元首的此次会晤?

孙壮志:每次中国和俄罗斯的领导人要见面的话,西方都会很关注,看看两个国家的领导人在谈什么。这两个作为新兴经济体的代表,他们的这种合作不仅仅在双边的合作,在多边领域都是希望能够更多的有别于西方的一种话语权。特别在这样一种时代背景之下,百年变局的背景之下,中俄代表了一种新的力量。所以,它的发展、它们两个的合作确确实实能够让西方感觉到单极世界、零和博弈也好受到了一种现实的挑战。而且普京也讲,现在世界在变,而且变化很快,方方面面都在变,只有中俄关系没有变,中俄关系稳固如山。

这个确实也像中国领导人特别重视中俄关系。而且在这么复杂的国际形势面前,特别俄罗斯现在面临西方的压力更大。这种情况下,其实中俄之间,首先我们还是加强双边领域的合作,正像习近平主席讲到的,中俄需要更多的充实内生性的动力,更多的使两国的务实合作能够走得非常深入,真正的能够在两国都特别关心的一些经济合作领域能够不断地向前推进,包括我们贸易上两千亿的目标,在经贸、投资、金融合作,特别现在俄罗斯很关注金融合作的问题,扩大本币结算的规模,这一方面可以在上合组织框架内做,另一方面中俄双边这里做也是非常重要。

这方面通过中俄的努力,既对两国的经济发展有好处,同时我们可以通过这样一种方式,使世界发展更均衡,更维持世界的一个战略平衡。因为中俄两国确实在合作过程中,因为这两个国家各有各的优势,它在合作过程中又可以充分实现这种优势互补。

另外,中俄现在这种互信,这种在互利合作包括相互之间,我们合作给地区、给全球做出贡献,和现在中美关系形成鲜明的对照。这里面到底什么在起作用?其实还是一个领导人的国际政治思维,到底是想要通过合作来解决世界发展的问题,解决大国在国际关系中这种责任担当的问题,还是出于我的霸权的需要,我就要维护一个单极世界,甚至要制造一个对手,去打压自己的竞争对手的问题。这其实就是一个理念上完全不同的地方。这次我们看到中俄两国领导人的互动都非常平等,另外两个领导人的这种兄弟般的情谊确实也对两国关系的发展起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掌舵的作用。

中俄合作首先是世界和平非常重要的(方面),或者世界维持重要战略平衡的非常重要的力量,同时中俄合作也可以为全球治理做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网:感谢孙所长做客节目,分享了您的精彩观点。


(本期人员:编导/采访:裴希婷;摄像:董超 王一辰  刘凯;摄影:杨楠;后期:刘凯;主编:郑海滨)



< 阅读全文 >
< 收起 >
来源:中国网
(本期人员:编导/采访:裴希婷;摄像:董超 王一辰 刘凯;摄影:杨楠;后期:刘凯;主编:郑海滨)
网站无障碍